• 恭喜白先生先生/女士成功咨询加盟了卡滋奇客脆脆鸡项目!特此祝贺!
  • 恭喜黄祥宏先生/女士成功咨询加盟了伟业生态板项目!特此祝贺!
  • 恭喜合肥测试1107先生/女士成功咨询加盟了共创国际商城项目!特此祝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品牌资讯 > 手把手教你创业:迈过创业路上的6块绊脚石

手把手教你创业:迈过创业路上的6块绊脚石

    浏览次数:1050    时间:2015年02月13日    编辑:琴琴

在创业公司多如牛毛的今日,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加入这股创业浪潮,但是这条创业之路远不止你想的那么简单。惯性思维、缺乏创新、弄虚作假等等,都是你创业道路上的绊脚石。如何正确有效地创业,今天且听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娓娓道来。

注:你可能会觉得本文比较长,那是因为我们在文末附上了格雷厄姆的课堂问答环节。如果你没兴趣,可以略去哈!

有孩子的一个好处就是当你想要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别人的时候,你可以问问自己“我会把这些说给我的孩子听吗?”,事实上,你会发现这样有助于找到问题的关键。今天当我问到我两岁的儿子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时,他回答说“一只蝙蝠”。虽然是三岁孩子的异想天开,但是“一只蝙蝠”的回答却比其他答案有趣得多。所以即使我的孩子还很小,但我已经知道当他们大学时我想要和他们谈论哪些关于创业的事,而那些事也就是我今天想和你们说的。你们接下来所听到的就是我将会给我的孩子们的建议,而你们中大多数人的年龄也差不多可以算作是我的孩子了。

“创业公司”这个概念是非常违背常识的,我也不能很好地说明原因。也许只是简单地因为它还没有渗透到我们的文化当中,但无论是什么原因,这是一片你不能一直相信自己直觉的领域。这就像滑雪一样——你们有人是在长大以后学滑雪的吗?当你第一次尝试滑雪,想要慢下来时,第一反应就是后仰,就像在进行其他活动时一样。但是,如果你真的后仰的话,就会失去控制飞下山坡。反正这是我的感受。所以当我第一次学滑雪时,其中一部分就是学会克制这种冲动。最终你就能养成好的习惯,但是在你从山上滑下之前,你应该记住这一系列注意事项:双脚交替变换、拐S型弯、不要拖内侧脚等等。

创业如同滑雪一样是一项违背常识的东西,而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也有一些类似的注意事项。我今天要告诉你们的只是这些注意事项的开头,你必须记住这些违背常识的事项,这样才能帮助你不因自己的直觉而误入歧途。

一、三思而后行

我已经提到的第一个事实就是:创业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如果你跟随自己的直觉的话,它们会让你误入迷途。你需要记得的不过就是在你感觉将要犯错误时,至少能够停下来想一想。当我还在主管YC时,我们常常开玩笑说我们的职责就是提醒那些创业者他们忽略的但却真实存在的问题。我们向一批批创业者就他们可能犯的错误发出警告,可创业者还是会忽略它们,一年后这些人回来说“真希望当时听进去了。”但这一切都为时已晚,已成定局。

为什么这些创业者都习惯性忽略合作伙伴的建议?这就说到了违背直觉,它们和你的直觉相矛盾,看起来当然就是错的。所以,你的第一想法理所应当就是忽略它们。实际上,这不仅仅是YC的烦恼,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YC存在的理由。你并不需要人们提供那些无法使人眼前一亮的建议。如果创业者自己所拥有的直觉就能够给他们正确的指引,他们就不需要我们了。那也是为什么有很多滑雪教练,而非很多跑步教练的原因。你很少看到“跑步+教练”这两个单词合并到一起,更多的是“滑雪+教练”。那是因为滑雪是一项违背大众常识的运动,从某种程度上说,YC也在做着类似的事——商业滑雪教练——而不同的就是如果一切妥当,它会帮助你走上坡路而不是下坡路。

但你仍然可以相信自己对人的直觉。你的生活并不是和创业完全一样,但是在生活中和别人的互相沟通就像是在商业世界里与别人的互相沟通一样。实际上,对于那些创业者来说,他们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并非足够相信自己对人的直觉。他们会在商场上接触到一些看上去令人印象深刻,但又让人感觉有点不自在的人,如果后来事情出了问题,他们就会说“我早就知道那人有问题了,但是我忽略了,因为这个人之前看上去挺好的。”

有些具体的商业典例,特别是如果你来自一个有工程师背景的家庭,我相信你都做过这些事。你会感觉商业是略微让人反感的东西。因此当你遇到一些看上去很聪明但有点令人反感的人时,你会想“好吧,这在商业领域一定是很正常的。”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选人才就像是选朋友一样,这是极少的可以纵容自己的直觉还奏效的情况之一。你应该和那些你发自内心喜欢并尊重,或者是那些你已经认识很久并对他非常熟悉的人一起工作。因为有好多人善于把自己伪装得第一眼看上去很好。只有等到你们利益发生冲突以后,你才会看到他的本性。

二、用户至上

第二点违背直觉的地方是,这说起来可能有点沮丧,但是想要成功创业并不是靠自己在创业方面的专长。这一点就让这个课堂和你所上过的其他课不太一样。你去上法语课,结课时你就应该已经学会了怎样说法语。然后你去工作,说法语可能听上去不像一个母语是法语的人那样,但也很接近,不是吗?这个班会教你一些关于创业的东西,但是这并不是你必须知道的。你应该知道的是想要成功创业并非是靠与创业相关的专业知识,你所需要的是与用户相关的信息。

facebook

马克·扎克伯格并非因为是创业方面的专家才造就了Facebook的成功,尽管他在创业方面完全还是个新手但他依然成功了。我的意思是最初Facebook甚至将公司以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注册在弗罗里达,你们都比他懂得多。作为一个创业新人,他的成功来源于对用户很好的理解。你们中的大部分人也不知道如何获得天使投资,对吗?如果你为此感到很沮丧,那大可不必,因为我要告诉你的是马克·扎克伯格他也不知道如何操作,即使他关心这个,或者当他在Ron Conway写下巨额支票时注意过,那他也已经忘了。

实际上,我担心的是不仅没有必要去学习创业方法论,更有可能学习它会有点风险,因为对于那些年轻的创业者来说,另外一个显着的问题就是建立公司也是按照既定的步骤进行的。他们想出了一些有价值的点子,然后进行一下估值以便获得投资,接下来就是在SoMa租一间漂亮的的办公室,雇一些朋友,直到他们逐渐感到自己是多么不靠谱。因为他们在效仿了一家创业公司的外在形式之后却忽略了其中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做出一些大家都需要的东西。

人们总是按部就班的创业,这在如今也尤为普遍,我们为这样一种行为取了一个名字,叫“游戏屋”。直到最后我才意识到为什么这么多的年轻创业者在建立公司时总是按部就班的进行,那是因为他们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而他们的整个人生,也差不多都是按部就班地进行。想想是怎么进入大学:课外活动?做了。就算是在大学,你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会像绕着操场跑步那样机械,当然我不是在批评这样的教育体系,只是通过这样一项一项地进行你所学习的东西让人感觉有点肤浅。如果你想要去考察一个人的表现,他就会不可避免利用这些不同为自己加分,而实际上呢,你所考察的只是弄虚作假的结果。

我承认我在大学里也这么干过,实际上我有几个可以得高分的小经验。我发现很多课程能用来被当做好的考试题的知识点也只有二三十条,因此我对这些课程的学习方法并不是掌握它的所有知识点,而是尽力找出考试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提前做出解答。对于我来说,考试并非是根据问题才有了我的答案,而是我对于考试的解答是否会出现在考试当中。这样的话,我立刻就能知道我能得多少分,然后走进考场,看一看问题就能知道我可以做对多少。这种方法在很多地方都很奏效,尤其是在CS(计算机科学)专业。我记得自动控制理论课,只有很少一部分值得作为考试题。

所以在他们被高效地训练着终生都为应付这样的游戏时,这一切也就没什么惊讶的了,那些年轻的创业者们在开始创业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到应对这种新游戏的诀窍,创业之余的活动是什么,有哪些要做的?他们总是想要知道,因为很显然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衡量其成功与否的标准之一就是融资,另外一点就是其所犯的低级错误。他们也总想掌握说服投资者投资的诀窍。而每一次我们都会告诉创业者,如果你想要获得投资,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心经营好自己的公司,而这意味着能让它更好更快地发展,然后如实地告诉投资者公司的发展程度。

这个时候创业者们就会说“好吧,那么怎样才能实现快速增长?”而这就要涉及到一个题外词“Growth Hacks”。但无论何时听到别人说“Growth Hacks”,你只用将它当做是“一派胡言”就可以了,因为我们告诉他们实现公司快速发展的方法就是创造出使用户真正喜欢的东西。而你需要做的那些事就是“Growth Hacks”的实际内涵。

YC合伙人和创业者的许多对话都从创业者说“我该如何……”开始,而合伙人的回答通常是从“只要…”开始。为什么他们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困惑很多年以后,我终于意识到他们想要耍小聪明,多年的训练让他们下意识地去玩些小伎俩。

三、脚踏实地

所以,这是关于创业公司第三个违背直觉的地方:创业意味着你以前所熟知的那些手段都将失去作用。如果你去大公司工作或许这些小伎俩还能用用,它取决于这个公司的发展状况,可能巴结合适的人,你也能取得成功;半夜发Email建立努力工作的印象,或者如果你够聪明的话,改改自己电脑上的表,谁会看邮件页眉,是吧?我喜欢你们这种观众,我讲的笑话你们都能明白。这要是放在商学院,那些学生只会一脸茫然地问:“什么是页眉啊?”天哪,这课程有录像,我刚发现。

好,从现在开始,我要严格按演讲稿来了。但是,在失败的创业中,没有可以哄骗的老板。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老板,你去哄骗谁,只有用户。而用户唯一关心的是你的软件是不是令他们满意,对吗?他们就像鲨鱼,鲨鱼太蠢,蠢到骗不了它们,比如挥个小红旗,根本没用,它们只认有没有肉。你得看用户需求什么,你所做的程度决定了你能向前走多远。可危险的是,尤其对于你们来说,危险的事就是针对某些投资者,伪造自己的实力也取得了一定作用。

如果你非常了解,自己在忽悠什么,就可以骗到一轮或者两轮的投资,但是这和你自己的利益是相悖的。我的意思是你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股权,而这样做就是在自欺欺人。你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因为这个开头毫无价值,你做的,就只是花时间把它们写下来。所以,别再玩小伎俩了。创业像很多领域一样,的确有窍门,但是窍门重要性远低于去解决真正的问题,有些人完全不懂融资,但是做了点用户真正喜欢的东西,他们会在融资上远比那些知道所有书里技巧但是没有用户的人容易得多。

现在你明白了,在原有游戏规则里玩小伎俩已行不通。尽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坏消息,因为你最强大的武器被收缴了,毕竟你们用了20年时间才融会贯通。但让我心存激动的是世界上居然存在不能靠使用一些手段来取胜的领域。大学时候的我一定兴奋坏了的,如果那时候知道居然有一个领域里玩花样远不如其他重要,甚至完全不重要。但是当你在计划未来的时候,需要认真思考的重大事项之一就是如何胜任每种工作,做这种工作想要赢取的是什么?

四、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

这就把我们带到了第四个违背直觉的地方,创业都是非常耗时耗力的。如果你开始创业,它会超乎想象地占据你的生活,而且如果你创业成功了,那么它会长期占据你的生活,少说十年,也许一辈子,所以机会成本摆在这里。可能你觉得拉里·佩奇的生活非常令人羡慕,但是绝对也有完全不令人羡慕的部分,世人觉得,他从25岁开始,就平步青云从此以后忙得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每天谷歌帝国都会有各种事情发生,而这些事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决,而他作为最高领袖,必须挺身而出。如果他去休假,哪怕只有一周,一大堆事就会积压起来,而他必须忍受,毫无怨言。因为首先,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头人物,他不能表现出害怕或者软弱,其次如果你是个亿万富翁,还抱怨生活艰辛,别人也不会去同情你。

这也伴生着一个奇怪的现象,谁都看不到创业者成功过程中的困难。你要是走近奥运100米比赛的冠军,就会看到他们已经喘不过气了,拉里·佩奇也是一样,但是你永远也没有机会看到。

YC现在已经投资了很多,可以说是已有大成的公司。每一个个案里,创始者都会说同样的话,“事情永远不会变的更加轻松。”,只是问题的内容在变化。所以你的担心可能会变成更具格调的问题,比如伦敦的新办公室施工延误了,而不是办公室空调坏了,但是问题的总量从不会减少。而更多的情况是,担心的问题只会增加。

创立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和抚养孩子很相像,就像是一个按钮,一旦按了下去它就会改变你的生活而且无法倒带。当然,养育孩子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但如果你只从本篇演讲中记住一点,记住这点:在你有了孩子以后, 你会发现有很多事比以前看起来更简单了。这些事情会让你有孩子以后成为更好的家长。在富裕的国家,大部分人都把按这个按钮的时间一拖再拖,而且我相信你们都对这个过程特别熟悉。

但是谈到创业这个话题,很多人似乎认为他们应该在大学时候创业,你疯了吗?大学生们都在想些什么啊,他们应该尽可能去保证避孕套的供应,结果他们却搞各种创业项目,弄得到处都是创业孵化器。

坦白来讲,大学也有点迫不得已,许多有想法的学生对创业很有兴趣,大学也确实应当为学生的职业生涯打好基础,所以如果你对创业感兴趣,理论上大学应当提供创业的培训。不这么做的学校,生源可能就会被这样做的大学抢走。所以大学应该教创业相关的课程吗?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们在这里干嘛呢?到底应不应该,我已经针对创业这件事讲了很多了,其实你也已经不想听了。本质上来说,如果你想学法语,大学可以教你语言学,这才是教育的题中之义,这就是语言学的意义。是吧,我们告诉你怎么去学习一门语言,你需要懂得,就是怎么去学习那门语言。

你们需要知道的是你们用户的需求,如果不自己创业,是不会真正懂得这些的。这就意味着创业本质上说是一件只能通过实践学习的事情,我刚才也解释过你不可能在大学期间去创业,因为创业会占据你所有的生活。大学创业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因为如果你创业了,你就不再是学生了,你可能名义上还是学生,但是这个名义不会保持太久。在这个分岔路口,你要向哪儿走?

要么做一个真正的大学生,不要去创业。要么就是好好去做一家公司,不再当学生。这个问题不如我来代你们回答,我也会这么对我孩子说的。不要在大学期间创业。我真的不希望让在座的某些朋友失望,对于很多有雄心壮志的朋友来说,创业可能是美丽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这只是你要解决的大问题中的一小部分,而大问题在于怎么样去享受美丽的人生。在特定时间点上,创业可能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但20岁肯定不是最优的时间。

有些事你只能在二十岁出头做,之前和之后都不行,比如仅凭心血来潮完全不计回报地全身心地投入到一个项目中,比如不设时限地穷游四方。事实上这些事情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对于没有野心的人来说,你的问题可能是太担心失败,对于有野心的人,创业是场非常有价值的探险。如果你在20岁的时候创业而且非常成功,你之后就不想再做这件事。

马克·扎克伯格肯定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出国穷游了。他如果出国,要么会被看成接近国家元首规格的正式访问,要么是在巴黎的里斯本酒店微服私访享受奢华假期。他基本不会去泰国之类的地方当背包客,尽管现在其他人还很愿意这么做,人们还经常去泰国当背包客吗?这堂课讲到这里才看到你们的一些火花。看来我们应该在泰国做这个讲座。他能做你们不能做的事情,比如搭乘私人飞机出国,超大的那种飞机。但是Facebook的成功已经成为他生活中最天降机缘的事情,就像他控制Facebook一样,Facebook也牢牢控制着他。

能掌握自己视为毕生事业的项目当然是极好的,但是随缘而动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别的不说,当你不限制自己过早地创业时,这些机缘会在你今后选择毕生事业时给出更多选项,这些选择甚至都不需要你付出任何代价。你20岁创业,没有牺牲任何事情,你的等待只有可能让你更容易获得成功。就算在非常不可能的情况下,在你20岁时,恰好有一个像Facebook一样的项目成功了,那么你就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是不是放下一切去全力发展这个项目,然后所有理由都指引你应该去做,所以通常一家公司起航是创始人认为该起航了,但是20岁时去做还是很愚蠢的。

任何年龄都能去创业吗?创业听起来很难,如果你还没听明白我就再说一遍。创业真的非常难。如果它太难了,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个挑战该怎么办?

五、勇于尝试

答案是第五个违反直觉的观点,你活到现在已经有一点大致清楚,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比如成为一名数学家或者一名相当专业的足球运动员,并不是很多听众都可以让我这么说的。除非你的人生非常特别,说实在的,你做过的其实很少,就好像刚开始创业一样,我的意思是创业如果成功的话,真的会改变你很多,所以你需要评估的不仅仅是现在的自己,更是你将成为的样子,你能做到的,反正我做不到,过去九年,我的工作就是猜测(猎云网编辑君注:作者真正想说的是预测)。看别人有多聪明其实不难,十分钟之内你就能知道,抛几个问题过去,他们能回复还是就此难住?最难也是最重要的部分是预测他们能变得多坚韧,多有野心。

估计这个领域没人比我更有经验了,我能告诉你专家对看人这事了解多少,答案是,没多少。我的经验教给我是完全开放的心态,每一批创业公司中,都有一些会一跃成为明星,创业者有时候也以为自己能预判结果,有些新进入YC的人,以为他们能玩转YC,因为他们历来都是学霸,有些团队进来时在想,不知道什么bug把自己放进来了,千万别被人发现自己。

但这些不同的想法和最后的结果几乎无关。我听说过军队中也是这样,神气活现的新兵日后也并不比安静的人更能养成坚忍的性格。原因可能是一样的,创业面对的考验和这些人之前遇到的考验完全不同。如果你非常害怕创业,那就不应该尝试除非你是那些专门喜欢挑战恐惧寻求刺激的人。如果你只是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创业,唯一能告诉你结果的方法就是去试试,只要不是现在就好。

所以如果以后你想创业的话,你现在在大学时代就应该做什么呢,最开始你只需要两件事,点子和合伙人。得到这两者的方法是一样的,也就是我们要说的第六点也是最后一点违反直觉的地方。

六、发现自己的ideas

得到创业点子的方法就是不要干想,我为此写过一篇文章,我不想在这里重复全部的观点。但是摘要就是,如果你费很大力气去想创业的点子,这个点子听上去貌似合理但实际除了糟糕就没法形容了。这意味着你和其他人都可能被这个点子蒙蔽,你们会花很长时间然后才认识到它并不是一个好点子。要想出好的创业点子就需要后退一步,不是费很大力气为了想出创业点子而想点子。而是不知不觉得想到这个创业的点子。事实上,由于太不知不觉以至于你最开始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它们是创业的点子。这并不是没有可能,雅虎、谷歌、Facebook和苹果都是这么创建起来的,这些公司一开始都不能称之为公司,都只是编外项目。最好的点子几乎都是以副业开始的,因为它们通常都是那种你不会把它当做创业方向的点子。

那你怎么才能让自己不知不觉想出点子呢?第一,去学习许多重要的东西。第二,仔细琢磨你感兴趣的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痛点。第三,多和出色的人或者是你喜欢的人呆在一起。第三点刚好在想到好点子的同时也找到了好的合伙人。我第一次写第一段的时候,没写“学重要的事情”,写的是“在某类技术方面出类拔萃”。但我感觉这个观点太狭隘了。

Airbnb的创始人Brain Chesky 和Joe Gebbia特别之处不在于他们是技术大牛。他们去的是艺术类院校,他们是杰出的设计师。可能更重要的是,他们更善于组织大伙把项目做好。所以你可以并不专攻技术本身,只要你有其他长处可以扩大自己的能力范围。

这些能够孵化出成功企业的要点是什么呢?其实目前很难说出一些放之四海皆准的。创业史上有很多年轻人专注于解决一些过去没人在意的痛点,年轻人专注于解决一些过去没人在意的痛点,连他们的父母都不认为他们做的事重要。当然,另一方面,创业史上更多的例子是,好多父母觉得自己的孩子在浪费时间,而事实上他们确实在浪费时间。

你怎么知道你是否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解决真正的痛点呢?举个例子,当Twitch TV从Justin.tv这个项目变成了Twitch TV,他们想直播人们玩游戏的视频,我当时的反应是“什么?但其实它是个不错的点子。”我知道我是怎么判断哪些是有趣的点子的,而且我经常放纵自己。我总是喜欢研究我认为有趣的事,即使没有让其他人在乎它们。我发现我很难做我认为无聊的事,哪怕它看上去会成为一个大生意。我的生活都是事情接着事情,其实每件事我之所以愿意付出精力去做就是因为我认为它非常有趣。最后它们都变得很有用,影响范围很广。

最开始做YC就因为它看上去很有趣,我似乎也很有天赋。当然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我也不知道,你们脑袋中有什么点子。可能如果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思考的多一点,我会想到怎么去逐步启发人们想到有趣的点子,但目前我能给你们的只是这些问题多多的建议。恰好,这也正是“寻求问题”这个短语含义之所在。如果对什么问题感兴趣就尽力去满足自己的兴趣,这也是为自己创业能做的。最好的准备也许也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尽管我不能具体解释什么才算一个好点子,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靠谱的方式。如果你把技术看做是某个向四处散发不规则射线的东西,那么射线的最前沿就能看到最好的点子。如果不是因为蒸汽技术是当时的技术的前沿,蒸汽机这个技术也不会被人想到。不知不觉不刻意是想到创业点子最靠谱的状态。把你自己的项目做到某项技术的最前沿状态是最保险的一种创业方式。就像Paul Buchheit形容的“活在未来”。而且当你到了那个状态的时候,对你显而易见的想法对于其他人就是惊奇和难以想象。有时候人们没有意识到有人做了这些事,当它们出来的时候你会觉得它们本来就应该存在。

举个例子,回到九十年代中期的哈佛大学,我的朋友Robert 和 Trevor自己写了网络电话软件。他并没有想到这就是一个生意,他也从没有想着把它做成生意。他只是想跟他在台湾的女友聊天,当然不想花长途话费。因为他是互联网的专家,对于他而言把声音转化成为编码然后通过因特网免费传播出去是轻而易举的。为什么其他人没有做这件事?因为他们并不擅长写这种软件。他从来没用它做其他事情,没想着把它作为生意。这也是最好的创业公司的形成方式。

所以很奇怪的是,如果你想创立成功的企业,你不应该去读那种标新立异专注于教导学生创立企业的大学,而是用最传统最经典的教育方式教导学生学习方法的大学。如果你想创立自己的公司,你应该做的是学习有用的东西,如果你对某个领域生来就擅长或者抱有强烈好奇,它就是你与生俱来就能去做的事情。创业家这个概念,这个词无法直观地解释清楚。其中重要的是在特定的方面做到出类拔萃。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之所以成为拉里·佩奇是因为他在搜索领域是专家,他成为搜索领域的专家是因为他生来对此感兴趣,而并不是其他功利的动机。事实上最好的创业动机很少是功利性的,在最后的阶段才引入功利的动机,往往会使你做得更好。所以对想创业的年轻的朋友最终极的建议精简为两个字是:学习。

Q:一个非技术背景的创始人如何有效地管理一家创业公司?

A:这就要看初创公司是否涉及特定的细分领域。如果是一家专注于某一特定领域的非纯技术型团队,比如Uber,他们的创始人并不是专业技术出身,但是却有着丰富的豪华轿车商业经验。运作起来也能得心应手,无论是招募司机还是其他的事,非技术出身的创始人都需要包揽下来,这就便于负责技术的创始人只需要做iPhone版,iPhone和Android的软件开发,而这只占整体工作的一半不到。如果是一家纯技术创业团队,非技术出身的创始人可以负责销售业务或者帮开发人员捎点咖啡和芝士汉堡。

Q: 你怎么看待商学院对于想要创业人群的价值?

A:基本没有价值。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客气,但是商学院的课程主要是关于管理的,而管理只有在项目已经足够成功时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所以,在创业初始阶段,你真正关心的只是产品开发,如果你想去学校充充电,最好选择一些产品设计开发院校,平心而论,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我以前曾经犯过一个错误,就是建议那些怀抱创业梦的人先去其他公司工作几年在考虑出来看,而事实上最好的学习如何创业的方法就是从现在开始直接试着去做。

当然,这么做也许会失败,同时你也会学的更快,所以不一定有价值。虽然现在的商学院正在努力回归这条以做而学的道路上。而在从前,商学院课程都只是为想要成为大公司的核心骨干的人而设计。从前的商业圈,要不就是大鳄,要不就是闻不见经传。根本不存在我们现在看到的创业型成长公司。直到苹果公司的出现,它改变了这一切,它证明了从一家鞋店也可以成长为商业巨头。它并没有屈服于原来那种两级的生态圈,而是做着他们擅长的事情并一步步成长起来,最终改变并重新定义了整个创业圈。

Q:你说只有当公司足够成功时才需要考虑管理,那你如何管理公司创立初期招募的两个或三个成员?

A:最理想的情况是,在招募最初的团队以前公司就已经足够成熟,你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需要招募任何人。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早期招募的员工就像找创始人一样,他们应该和你一样对项目有着高度积极性,而不应该是你需要监督管理的人,这和普遍意义上的办公室不太一样,你应该视他们为你的共事者,而不是太多地限制管理他们。

Q: 这是否意味着一个需要被管理的人不可能成为创始团队之一?

A:你正在进行的工作正需要一些超级先进的技术才能支持,同时又有一些牛人恰好知道该怎么做。纵观世界,没人可以取代他了。招募这些牛人能让你如虎添翼,而他们恰好不是那种可以主动自发做事情的人。那你就需要提供相应的管理,鞭策和呵护。但是通常来说,那些在初创时期就具有自动自发特质的人就是你想要的创始成员。

Q: 你认为我们目前正处在市场泡沫中么?

A:我给你关于这个问题的两个回答。第一,请问一些在场的观众所关心的问题,因为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学习。如何创办公司,关于这种问题,我比其他人都更有发言权,然后你现在问我的是一个不考虑观众是否感兴趣的记者才会问的问题。当然我还是会回答这个问题,仅是价格被推高和市场泡沫,这两者还是有区别的。泡沫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哄抬价格的手段,是一种市场参与者在明知股票或其他投资产品价格已被高估的情况下还在买入,对么?这样的事就发生在90年代后期,就像风投故意投那些乱七八糟的创业公司,想方设法把它们迅速上市,并在泡沫破灭前转手给散户投资者,当时的我就处于市场地震的震中。相比较那次,现在发生的一切完全不同,价格爬升和估值过高的现象存在,但估值过高的想象并不都是市场泡沫。任何一件商品的价格都会在特定的周期里波动。肯定的是现在的物价的确是过高了。我们必须告诉大家,现在你筹到钱不等于说下次筹钱还会那么容易。谁知道中国经济何时会因崩溃而产生灾难性的大萧条。不管存不存在泡沫,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Q:在一些年轻人和成功的创业者中,我发现正在兴起一股趋势,就是他们不再只满足于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而是二十家,这种类似于做实验一样推出一大堆产品的创业公司正在不断兴起。

A:确实,现在有这么一个趋势,人们通过像实验室的方式来建立创业公司,这可能管用,Twitter就是这么开始的。其实我刚才是想说Idealab的,而不是IDEO,不小心说错了。Twitter以前是一家名叫Odeo的公司的附属项目。它本来是一个做播客的公司,你喜欢播客是吧?但播客真的可以做成公司吗?结果是像Evan发现的那样:并不是。最后他们把Twitter从一个附属项目中独立出来,结果变成了一家很出色的公司。于是人们开始运行内部创业或者是附属项目做得好就分离出来成为独立公司,这样做有用吗?如果有合适的人做的话,这还是很有可能管用的。不过在座的你们还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么做你得用自己的钱才行。

Q:您对于女性联合创始人在筹集资金时有什么建议?

A:女性创业者筹集资金相对比较难,这可能是一个事实。相关数据已经可以证明这一点。杰西卡(YC的一位女联合创始人)即将发布一系列针对女性创业者的报道,她们中大多数人也说筹集资金很难,还记得我说过筹集资金的方式吗?一定要让你的初创公司运营良好,这点尤为重要。VC在选项目时通常有自己的标准,当你并不是完全符合时,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让你的公司出类拔萃。一两年前我发了一张关于创业公司的增长曲线图,但我并没说是哪个公司,我知道它会让人们开始好奇。它实际上是一个女性成立的创业公司,他们的融资相当困难,但他们的增长图表是惊人的,所以我就推了它,让风投会好奇,并问我那是谁,增长图表没有性别,所以如果VC首先看到增长图,并深深吸引他们。所以说做得好,才是所有创业公司的最终出路。

Q:现在我们在大学会学到什么?

A:文学理论,开玩笑的。老实说,我觉得我以前该学物理的,没学让我觉得很后悔。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某些原因让我觉得学电脑是件很酷的事,可能现在也还是挺酷的。学习写代码时我特别兴奋想想在卧室里就能写程序也是醉了。但是你不能建立真正的加速器,当然了,也许你也可以。所以,对于物理吧,反正我就是挺痴迷物理的。或许吧,我都没想到这会对我创建公司有帮助。我是想说我其实也不知道这对创业有没有用。我想告诉你的是,只要你有兴趣,你就一定要追随自己的好奇心,管它有用没用呢,也许结果证明是有用的。

Q:那么在你的工作和个人生活中令你变得更加高效的习惯和方式是什么呢?

A:抚养孩子绝对是一个提高效率的好方法,因为基本剩不下什么时间。所以如果你想做完些什么事的话,你每次要完成的工作量就会很高。实际上很多有孩子的创始人们都很明白这一点,孩子让你变得非常专注,因为你毫无选择。我不会推荐你仅仅为了让自己更高效而去生孩子。其实我觉得我不算高效。我有两种方式把工作做完,一种是在YC期间,我在YC的那种工作方式其实是被逼出来的。就像我不得不设置一个申请截止日,然后人们按日子提交。再然后就会有一堆等着我在固定时间前回复的申请,我也就不得不去看这些申请。我知道我如果不好好看的话,YC招进来的项目都会是些特别糟糕的创业公司。所以我就必须尽力去阅读并处理好这些申请。所以为了迫使我自己工作,我给自己设定了这种环境。我做的另一种工作是写随笔,这件事完全是水到渠成的。我只是在街上闲逛,然后这随笔就自然而然地一点点出现在我脑海中了。我要么强迫自己做没什么意思的事情,要么就自然而然地做那些有意思的事情了。我根本没什么有用的技术能帮我变得高效,不好意思。如果你正在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你根本不需要强迫自己变得高效。

Q:什么时候该把一个副业变成一家创业公司?

A:你自己应该最清楚。问题是什么时候你该把一个副业变成一家公司,它开始占据了你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你会感觉这个项目正在逐步开始变成一家真正的创业公司。你会说,天哪,我居然花了整天搞这个东西,这东西应该是个副业啊,完了,我考试这回一定挂了,怎么办!?对,就是这个时候,这个项目开始变成真正的创业公司了。

Q:就您的观点来看,哪种类型的公司不应该进孵化器?

A:当然是那些注定会失败还不思改进的公司,或者会成功,但是人品很差的那种公司。对于这样的团队,Sam(YC主席)也会很快把他们踢出去的。除了这些,我想不出其他的了。因为很大一部分创始人会惊讶地发现不管他们正在做的业务有多不同,创业公司面对的问题居然那么多是如出一辙的,这些问题真是YC试图帮助大多数创业公司解决的共性问题而不是某一专题的问题。你能想象那些YC不会涉及的创业课程么?最后,我们会将创业公司进行分裂和融合。

Q:如果你雇了某个你很喜欢的人,你可能会对他有所偏爱,那么你是怎么处理那些盲点?

A:做一个创业公司就意味着很多事情都会出错,你不能期盼着事事完美,招一个你了解并且你很喜欢的人带来的好处远远大于开点小灶导致的那么一点点坏处。用数据来看,在所有最成功的创业公司里,很多人直接从自己的母校里直接招他们的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