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恭喜白先生先生/女士成功咨询加盟了卡滋奇客脆脆鸡项目!特此祝贺!
  • 恭喜黄祥宏先生/女士成功咨询加盟了伟业生态板项目!特此祝贺!
  • 恭喜合肥测试1107先生/女士成功咨询加盟了共创国际商城项目!特此祝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品牌资讯 > 谁在创业?90后的世界即将来临

谁在创业?90后的世界即将来临

    浏览次数:1075    时间:2014年06月25日    编辑:花磊

现在人们都在抱怨找工作很难,而想找到一个合适满意的工作那是更难。所以很多人会选择创业,而对于2014年这个毕业生人数最高峰季节,什么人在创业,而他们的创业的项目又是什么呢?
伴随2014年新毕业季同时而来的,是比去年多出近40万的大学毕业生人数,727万毕业生的新高使今年再次成为“最难就业年”。
另一方面,作为创业新人,90后创业者已经开始为人所关注,不论是学校旁卖安全套、还是北大MBA卖牛肉粉,或是做网上家教,这群互联网的原住民,从一发声就高调表明“我想干点儿自己的事儿。”
互联网带来的全球化和信息平等,使他们更愿意以平等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也更快与世界的新变化接轨,同时也更快转变方向。
刚踏进社会就被关注、被讨论,这是90后才有的“待遇”。尽管在资产规模和发展上,都尚稚嫩,但这群平均年龄22岁的90后创业者从不羞于谈论自己的优越和野心,就像他们不在乎自己的“格局”有多小。
“我”才是他们最在意的重心。
“脸萌”火起来后,朋友圈里,创始人郭列成了又一个创业上小有成绩的“新贵”。在这个不大却彼此紧密联系的90后创业圈里,每一个年轻CEO的变化都被关注、讨论着。谁拿了投资,谁火了,谁家里压力大,谁出名了但效益一般。
好友孙宇晨说,郭列一直喜欢画漫画,加入腾讯也是奔着这个去的,可腾讯家大业大,不是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上的,最后给他分派的工作是给腾讯画“派红包”的页面。
发挥空间很小,“就算郭列把派红包的按钮画成了世界上最美的按钮,有用吗?”孙宇晨说,他理解郭列为什么出来创业。对于这个喜欢漫画的90后男生,要画已规划好的页面,“这简直是种扼杀”。
不甘心、想要一个位置,想最大程度上控制自己的人生、爱自由,是这群出来创业90后们的最初理由。
校园创业风行
90后创业,也在校园里风行起来。
24岁的朱然还在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就读,但已有过几次成功的创业经历了。他和朋友设计出的“美肌实验室”app曾于前年顺利拿到风投,专营正品化妆品的分销。去年底,他又创设了国内首家空气新闻网站“空气盒子”,提供与空气相关的各类资讯,创意则来源于参与德班空气大会设计时所接触到的环保理念。
因为父亲懂得网络编程,所以,上小学三年级的他就有了自己的电脑,并且获得过省级网页设计大奖。
他向《中国新闻周刊》描述着他的理想,未来的某个时代,人们能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年代,在雾霾肆虐的日子,人们戴着口罩,上下班匆匆赶地铁,打开手机,瞥过那么一眼空气盒子。他说,“我觉得就足够了。”
向仁楷今年在北大读大三,信息技术学院,一个广为流传的创业笑话是:靠谱师姐创业,想法已有,招聘程序员、安卓系统研发人。“研发一个项目需要什么?不就是编程和安卓系统吗?两样都没有,只有一个想法,就敢说自己创业?”在务实的信息技术专业,这样的创业广告很多,一时传为笑柄。
向仁楷对这一套不认同,1992年出生的他已经把“长颈鹿科技”办起来了,他卖的是技术和创新。
这产品叫“长颈鹿”,看上去酷似一枚徽章,指甲大小,黑色皮质材料,别在胸口并不起眼。但正是这枚设备,可以随时监测你看电脑、读写的坐姿和距离,时间太长,或坐姿太近,它都会发出提示。
不仅这样,还有几款附带的“体感游戏”,累了,在手机或电脑上打开一款应用,用肢体动作控制游戏里的小人跳跃或通关,让久坐疲劳的人动一动。
看上去不起眼,做起来却不简单。向仁楷把自己关在北大实验室,一天一天地写程序。只是测坐姿这一项就颇费周折。“徽章是圆的,可以用任何方式佩戴,所以每一次都要重新计算位置、算好才能监测身体的角度”,徽章识别自己的位置需要时间,所以第一款要佩戴后好一段时间后才可以发挥作用,待机时间也不到24小时。产品发到众筹网上,批评声一片:“没有人愿意用一天充一次电的设备!”
现在的“长颈鹿徽章”已经改进了,六个传感器,100个小时的待机时间,拿在手上已经像模像样了。具体怎么解决了这个核心技术问题,向仁楷笑而不言,现在这已经是商业机密,他拿到了50万投资,每个月都跑一趟深圳,一呆一个星期,产品的材质、面料、所有的设计他都一个人盯着。
可一边创业,一边跟着课程,有时也力不从心。信息技术专业压力大,团队里,几个合伙人又都是本专业技术过硬的,将来是创业、保研还是出国,现在都不好定。学生创业就有这点麻烦,大家都在成长中,未来太多未知。很多投资人会让创业者退学,全职创业,“不然学生安全性太好,未必对项目负责”,他们还担心“如果核心团队的人出国或保研了怎么办?”
大二在读的王越正打算从北大退学,专职办他的网站。这网站是针对应试的,他发现中小学生有请名校大学生做家教的需求,而名校学生又往往时间紧,索性开发了一个在线家教网络,学生和家教约定时间,在线授课,把零散时间用起来。
比起传统的上门家教,王越觉得他自己这个项目便利蛮多。“出去教的话压力很大,地铁、公交耗时费力,别人家里还不见得安全。用这个网站,你在宿舍就可以完成这个过程。”他说。
盈利靠的是按时付费,“购买老师的一两个小时”,但用户没有网上付费听课的习惯,他只能先从免费做起:“一个小网站,又是刚上线,中国用户非常抵触在一个没见过的网站上付费的。”那网络现在靠什么运营?“说白了,更多的是靠融资撑着。”他坦率回答。
核心团队7个人,算上技术和兼职不到20个。和向仁楷的项目不同,王越的压力不在产品,而是服务上,“我们两边都是客户,压力蛮大的,经常维系用户关系,这个很耗时间。”
他一个人研究了几千个网页的跳转和逻辑,手下七八个人,都是同系的朋友,老师也多是从熟人开始,拉进来做,最多的时候,手机包月1000分钟根本不够打。上一学期课程就有30个学分,他分身乏术,要考虑在创业和学业上做一个取舍了。
可北大对休学限制很大,生病可以休学,创业就不行了,没这个规矩。非要休学的话,只能伪造生病证明;另外,在校时,家教可以从身边朋友找,可出了校门后,家教来源就不比在读时这么容易了。
向仁楷对王越离开学校创业有些隐隐的担忧:“现在的北大清华学生,到底有多少愿意当家教,这个市场真的足够有潜力吗?”
他们彼此担忧,又对自己的项目充满信心,在这个起跑线上,已经拿到第一笔投资的他们充满了年轻人的踌躇满志。这一代创业,好像真的因为互联网而变得容易起来了。
但事实不完全是这样。
互联网原住民
打上90后的标签,再加上互联网的营销方式,很多传统行业变得不一样了。早年的创业者往往靠一门手艺,一项技能,或一份本钱起家,而如今,一个年轻的大学生说要抛开自己的专业,做一件跟自己教育背景完全无关的事情,难免会引起关注。
刘克楠之前是小米员工,受小米经营方式的启发,也打算用互联网营销的方式做一点事情。最后锁定了安全套。
“大象安全套”确实有些不同,面向的客户是“90后、00后”,绿色包装,清新健康,但服务不外乎“私密包装,减少尴尬”,和传统安全套的区别是“包装有利于区分正反”。官网主页上的宣传语或许是有意的,“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省物力”,他直接把同仁堂门口的对联搬下来,用制药的繁琐名贵来形容安全套的制作过程,“我们是想向百年老店致敬”,刘克楠说。
而同样专注于“下半身创业”的伍锋明还没有毕业,他做的“亲爱的520网站”专门为男生女生提供一些贴身服务,比如男生可为女生经期订制礼包,当中有红糖、生姜、卫生棉、暖贴等,按月配送,包装精巧;女生可为男友订袜子内裤,按月配送。
可从纯商业的角度怎么与杜蕾斯、苏菲等竞争,除去面向“90后年轻人”之外,刘克楠和伍锋明往往很难说出他们在同类商品中的核心竞争力。
互联网、90后,这些概念给了他们不少优势,但劣势也相应而生。
“90后在创业创富的同时,也在输出透明、自由、开放的新价值观。” 孙宇晨说,他的创业思路不太一样,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学文科的他打算把硅谷的一项名叫ripple的新技术带进国内,这技术可以实现跨境支付,瞬时清算,手续费几乎为零。
刚刚毕业的他黑框眼镜,商务休闲的打扮,样子、语气都像一个老总,只有笑起来时会露出一点稚气。
“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90后在创业过程中,第一个遇到的问题就是没有工作经验。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因为一直囿于这个创业必须先就业的怪圈而浪费了许多时间。实际上,回头看来,创业与就业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形态。” 孙宇晨说。
“创业要求你成为‘特种兵’‘变形金刚’,要求你样样兼顾,核心特质是“用人+找钱”,但并不完全需要业务能力十分拔尖。而就业时,老板考察你的往往就是单一业务经验。就我自己的经验而看,老板甚至往往比较厌烦方方面面都很关心的员工。” 他选择一毕业就离开美国,回国开公司。
家里却不能认同,爸爸做公务员,是个保守的人,听说他得到了200万风险投资,且已经开起公司了,将信将疑,每周打一个电话问他:“那200万到账了吗?” 孙宇晨花了很多时间跟他解释,投资人的钱要一笔一笔打过来,先30万,再70万,爸爸一听,摇头说:“怎么样,没那么容易吧?谁会为一个想法给你钱?”
现在创业的低成本、零门槛,以及风险投资等,已经远不是上一代能够理解的了。
这些项目都是小成本的投资,而这些90后也是利用了他们这个时代独具特色的社会文化将各种项目与他们的创业生活联系起来,不仅能够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也为他们自己创造出人生财富。